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写在前面:
  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在第一财经日报上刊登过。然而由于各种“你懂的”原因

做了下自我阉割


中国工会的现实与未来:专访同济大学钟宁桦教授 Part I-1.jpg

啊不对,自我审查。
中国工会的现实与未来:专访同济大学钟宁桦教授 Part I-2.jpg

  今天我们就把那些容易被河蟹的部分全加回来。

  当然了,全体小编发誓我们爱祖国爱党爱人民。

中国工会的现实与未来:专访同济大学钟宁桦教授 Part I-3.jpg

专访2015年孙冶方经济奖得主钟宁桦:Part I中国工会的现实与未来
中国劳动力市场在最近的二十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计划经济下的铁饭碗制度被打破,劳动合同日益灵活化和市场化,这一方面提升了劳动者的工作积极性,但另一方面也让一部分工人在市场中成为了弱势群体。

本期Ecomedy我们将推出2015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得主专访的第二篇,我们邀请到了同济大学经管学院的钟宁桦老师。
钟宁桦教授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姚洋教授2013年发表在《劳动经济学》(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杂志上的文章《中国企业中的工会与工人福利》[1],以这二十年见的巨变为大背景,考察了中国工会制度在保护工人利益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并探究了之后的发展策略。
我们将钟教授的访问分为两部分刊发。在第一部分访谈中,他向我们介绍了他们主要的研究发现;在第二部分访谈中,他提出了不少对现今中国经济学界研究课题导向与研究方法的观点,以及自己对新一代中国经济学家如何选择研究路径这个问题的看法。
Part I中国工会的现实与未来
钟宁桦教授与姚洋教授的研究认为,中国工会现阶段存在独立性弱、对工人工资的提升作用不大等问题;同时,他提出了中国工会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就是进一步推动中国劳动力市场规范化、契约化,并努力寻找可以实现劳方和资方共赢的点。
坚持规范化与契约化
Ecomedy:您和姚老师为什么选择中国工会制度这个问题作为研究对象呢?似乎大多数人都把中国的工会视为一种可有可无且存在感很低的组织?
钟宁桦:其实度量工会对工人福利的作用是西方劳动经济学领域一个非常经典的课题。因为在西方,工会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比如像法国,经常有工会组织整个巴黎地铁工人罢工这样的事情。所以,在西方人的心中,工会的存在感是非常强的。要讨论西方的劳动力市场,就肯定要估计西方工会的作用。
但是,在中国工会的力量确实没有那么大。我们的研究估计,中国工会对工人小时工资的提升作用在8%左右,这不是一个很大的值。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发现,我国工会在提高工人的辅助福利方面有着更明显的作用,比如有工会的企业在养老和医疗保险的覆盖率上要比没有工会的企业高出近15%。
不过,我们的研究并不是局限在对于工会作用的估计,我们实际上是借着工会这个题目,梳理了近二十年间我国劳动力市场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二十年里,随着我国大规模的国有企业改革,我国劳动力市场从铁饭碗制度走向市场化;于此同时,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大量农村劳动力进入城市。根据最近的统计,大概有2.7亿农民工在城市工作。这两件事彻底改变了城市里的雇佣关系。
比如,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劳动力市场呈现出了很强的非正规化的趋势,也就是劳动雇佣关系缺乏正规的合同的保护。随着城市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日益白热化,工人的地位越来越低,侵害工人利益的事情越来越多。在整个二十世纪的前十几年中,劳资之间的关系不断恶化,并发生了富士康十七连跳这种恶性事件。我们是在这个巨大的转型背景下来讨论工会对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作用。
Ecomedy:那您认为现在中国工会和发达国家的工会的有哪些重要的区别?
钟宁桦:首先说说发达国家中的工会。国外的文献普遍认为,发达国家的工会力量太强大,导致劳动力市场均等化,也就是高技能的工人和低技能工人的收入趋同,勤劳的工人和懒惰的工人的收入趋同。工资的趋同化就会使得高技能、勤劳的人不愿意努力工作,而同时助长低技能的劳动力偷懒的现象,导致整个劳动力市场缺乏效率。这是一种工资黏性与福利惰性的后果
另一方面,工会力量太强大还会不断推高最低工资、或者使得本已很高的最低工资没法降下来。比如我年初去荷兰,听说最低工资是2000欧元/月(约合15000人民币)。过高的最低工资扼杀了很多经济上的机会。
比如,在上海、香港,你走在马路上,就发现到处都是小饭店。但是你在西欧走走,就会发现,找个地方吃饭真是难啊!因为最低工资太高,企业家不愿意开饭店。这里造成一个deadweight loss(社会净损失)。原本有人愿意外出吃饭,也有人愿意开饭店赚钱,但因为最低工资太高,双方的心愿都达不成。又因为工会力量太强大,所以要让最低工资降下来太难了。
然而,在中国,是另外一个局面,就像我前面说的对于劳动力的保护太弱,导致了一部分工人、尤其是低技能工人的实际收入被低估。这二十年来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劳动力保护太不足。
而在中国当前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如果能增强工会的影响力和对于劳动力的保护力度,对整体经济是有好处的。这有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方面,能够改善经济失衡的局面,并提升消费对于GDP的拉动作用。低收入者的边际消费倾向要比高收入者大。给富人100块钱,可能70块都被投到股市里去了;如果给穷人100块钱,那这其中的90块可能都会被拿来消费。如果我们能增加低收入者的工资,那是有利于经济向由消费拉动的方向转型的。
第二方面,能够维系社会稳定,缓解日益加剧的劳方和资方的矛盾。在其中,工会可以起到一个缓冲器的作用。
第三方面工资上升也是近期中国劳动力供给量发生变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在近几年当中,我国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开始下降,即抚养比在不断上升,人口红利在消失。当青壮年的劳动力供给越来越少的时候,工资的上涨是必然的。而在这一趋势下,我国的工会可以有所作为,使得这一调整更加平稳
所以,我们认为,中国现在需要一个组织机构来推动劳动力市场更加规范地发展,并促进我国经济向着更加和谐、平衡的结构转型。而工会自然是最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一个机构的。
其实,我们的工会现在完全可以顺势而为,因为推动工会作用的提升也是国家整体战略的一部分。2008年出台了新劳动合同法,它的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促进中国的劳动雇佣关系规范化、契约化;并且,在新劳动合同法中,增强了工会所能够和应该起到的作用。
比如,明确提出工会就是推进劳动合同规范化、监督劳动合同执行的主要机构。所以这部法律实际上提供给了我国工会一个有力的“作为”方式——就是借助于法律,有效地推进我国劳动力市场的规范化
增强独立性,走向共赢
Ecomedy:您觉得未来中国需不需要西方式的独立工会的存在?
钟宁桦:这个问题我现在很难回答,因为我觉得这还离得很远。中国工会现在最大的问题确实就在于它并不独立。它往上不独立于国家,往下不独立于管理层,并且它不能够完全代表工人的利益所以增强独立性是工会现在的努力方向,当然这个过程中需要思考很多的策略。
我不认为中国工会应该像欧洲工会那样用非常强硬的方式去把工资拉上去,这样会加剧冲突、并导致失业。我们需要更温和的方式,即不断寻求多赢的局面。
Ecomedy:您觉得接下来中国工会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怎样的?
钟宁桦:我认为,我国工会最重要的任务是在不同部门和群体里寻找共赢的方式。比如我们在研究中就发现,地区和行业层面的工会就会比企业层面的工会更有作用。行业层面的工会能够在行业上制定一个统一的工资。通过统一工资,避免劳动力在各个公司中太频繁的变动,从而为企业节省开支。
Ecomedy:但是这样会不会导致劳动力流动性下降、并使得资源配置被扭曲?
钟宁桦:我国创造最多就业的企业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它们往往竞争性非常强、且行业中的企业的同质化程度也很高。在劳动力流动的时候会有信息不对称和摩擦成本存在,因为工人熟悉公司和公司熟悉工人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
这在Labor Search领域的很多模型里就有体现。在这种情况下,降低劳动力的流动,可能对工人和公司都有好处。因为工人熟悉公司和公司熟悉工人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花费不小的成本的
地区工会如果能够在同一地区同一行业中,制定比较统一的工资标准,就能避免企业为了争夺劳动力而发生的过度竞争,实现企业和工人的双赢。这是地区和行业层面的工会能做的。
在中央这个层面,我认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或许可以协调不同的部门,为一部分企业争取更多的补贴或者税收减免。
比如说,现在对于中小企业而言,生存的负担确实是很重的;尤其是在零八年金融危机之后,在外部需求下降、人民币升值、房租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多方因素下,利润空间大大降低了。你想要这些中小企业一边保持就业人数,一边又要提高工人的权益,这太难了。不能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所以,全国层面的工会能不能在国家层面上争取更多的利益,尤其是对于这些创造就业的企业。如果他们能够在保护工人的利益上做得比较好的话,争取给他们一些税收优惠或者补贴。
最后,企业层面的工会应该尽量调和劳资矛盾,维护工人基本、合法的权益,并提高工人待遇,让工人更愿意努力为企业工作。根据经济学上的效率工资假说,在不能完全监督工人的劳动过程的情况下,如果把工资往上面稍微提一点点,工人们就有更强的动机去努力工作、以保全这份工作,这样,他们更有可能会把自己“雪藏”的智力和努力发挥出来,从而实现劳方和资方的共赢。
总而言之,三个不同层面的工会需要寻找各自不同的策略,寻找多方共赢的方式。
     (本文修改自《工会能在中国未来经济社会中做什么》第一财经日报2015年11月12日A16版)

          感谢第一财经日报编辑部综合组杨志老师、陈益刊老师在本文写作时给予的帮助。


[1]Yao, Yang, and Ninghua Zhong. "Unions and workers’ welfare in Chinese firms." Journalof Labor Economics 31.3(2013): 633-667.

?
http://weixin.qq.com/r/f0Pv6yzEiOT0KWiIbxb7 (二维码自动识别)
分享到 :
0 人收藏

15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毒り  中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现阶段工会与发达国家相比,工会的作用和职能应该得到加强
抿口老酒.  中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是的。然而阻力还是有的,也有意识形态上的争论
古巷@  高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真是意识形态的破产,甚至精华的对社会的发展有利的被资本主义吸收的成分都被一股脑压制了
曾经的尊严何在?  高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倒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在改革过程中出现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性失衡甚至崩溃。原来的经济体制下几乎不需要工会的存在,事实上也根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工会。所以当改革之后需要工会时,这个维护工人权利的角色真空无法被填补。而后来因为党章里的工人阶级先锋队定位,使得任何脱离党和政府的工会的存在都将引起意识形态争论。
泪了  限制会员 | 2018-11-9 09:28:19
我们应该朝向发达国家去比较工会吗?我们真的特别需要工会吗?
囚ゝ  中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需要向西方学习市场制度下如何保护工人权益,工会是重要环节。现状就是,号称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里,工人维权被压制
别爱我像个朋友  高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公司工会只在工资条里收钱出现,其他嘿嘿。
回忆如困兽  中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摊手...
扰人清梦゛  高级会员 | 2018-11-9 09:28:19
为什么富人赚一样的钱,消费不如穷人多呢?衣食住行不应该是富人花销更多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翁笔

© 2001-2018 Wengbi.com

返回顶部